胡印斌《中國青年報》(2014年11月11日02版)
  近期多地城市污水無法全部處理,部分生活污水直排湖河致水體“二次污染”高發。記者採訪發現,不少城市污水處理規模不足,污水處理廠普遍處於“超負荷”運轉狀態,大量生活污水無法處理只能直排,加上污水處理排放標準偏低,使部分污水處理廠超標排放成為“污染源”。(《經濟參考報》11月10日)
  城市裡的污水到污水處理廠“報個到”,即直排入河,在城市化高速推進的背景下,此種情形越來越普遍。這其中,既有污水處理廠能力不足,難以完全處理全部污水的原因,也不排除部分企業偷工減料,沒有開足馬力的因素。無論哪種情形,都將對自然環境造成嚴重損害,難以達到改善和修複水體的目標。
  繼續擴建污水處理廠不失為一個積極辦法。住房和城鄉建設部統計數據顯示,截至今年3月底,全國設市城市、縣累計建成污水處理廠3622座。近年來,各地在污水處理上投入財力可謂不少。然而,與日益增長的污水量相比,國內目前的污水處理能力仍嫌不足。像北京這樣的國際化大都市,部分污水處理廠尚在超負荷運行,更不要說經濟相對落後的中小城市了。
  當然,其中可能也存在觀念上的問題,即很多城市並沒有將污水處理視為與經濟發展同步重要的一環,在城市規划上,並沒有早做佈局,未雨綢繆,更不願意在污水處理上投入足夠的財力。這也導致了某種“短腿效應”。一些人口數十萬的小城市,甚至剛剛建起污水處理廠。這種內生動力的缺乏,也導致了即便建起污水處理廠,也很難完全發揮作用。
  從長遠看,要從根本上緩解時下污水處理的困境,平衡污水生產與處理的矛盾,還應該倡導並強化節水意識。這樣的理解基於如下認識。
  一方面,高速發展的城市化使得用水呈爆髮式增長趨勢,民眾在講求生活質量的同時,鮮少考慮水污染處理的問題。這也不難理解,畢竟,在用水與污水處理之間,隔了太多的環節,一般民眾缺乏直觀認識,相應地,也就不可能真正產生自我約束。也就是說,工業社會、後工業社會的特征決定了這種資源與善後處理的矛盾,僅僅依靠善後處理能力的擴張,很難完全緩解。
  事實上,這種對水資源的無休止利用,也是一種比較普遍的心態。民眾可能只關心水管里是不是有水,並不會想到遙遠的污水處理廠。因此,有必要堅持不懈地將節水作為重中之重。惟有減少不必要的污水供應,才有可能真正緩解污水處理困局。
  另一方面,水資源的合理利用,其實應該是一個系統的循環工程。在目前,污水再利用困難重重。其中既有工藝難以達到的因素,也有重視不夠的原因。與過去水體主要依靠自凈來實現循環相比,當下的污水處理不免欠賬多多。
  目前很多城市已經出現用水緊張的情形,個別地方甚至是在透支未來的清潔水源。而與此同時,經過處理過的污水卻並不能真正進入人類的利用系統,據披露,根據目前我國的排放標準,污水處理後,最高的一級A排放標準僅相當於地表水的劣五類。這樣的污水處理標準令人無奈,這也從一個側面表明,現階段必須盡最大可能節約用水,從源頭上進行嚴格治理。  (原標題:節水和污水處理一樣重要)
創作者介紹

沙巴

km34kmhnfm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