楚天金報訊 圖為:問政現場
  □文/本報記者鄔紅波 趙貝 朱娟娟 方歷嬌 圖/本報記者鄒斌
  昨日,社保繳費問題首次登上武漢電視問政的舞臺。社保繳費時間沒個準信,成為問責的焦點問題。
  而在政務信息公開領域,小到政府機關指示牌的敷衍,大到政府專項資金的使用,問題依然引人深思。更有甚者,一位光谷藥企負責人現場爆料,有部分企業鑽管理的漏洞,靠做申報材料套取補貼。環保局官網公示“不管用”
  黃標車主吃大虧
  ■短片回放
  今年7月1日,《武漢市黃標車提前淘汰更新補貼辦法》正式實施。市民曹女士的旅游中巴屬於黃標車,但還沒到報廢年限。9月26日,曹女士到市環保局遞交了相關材料,工作人員告知她可以將黃標車改裝成綠標車,並主動向其提供了三家改裝公司的聯繫方式。
  曹女士在市環保局官網上對比了這三家公司的公示資料後,選擇了武漢洛特福動力技術有限公司。該公司承諾,只要繳納了定金併在市環保局上報車牌號,在改裝前就能夠消除電子眼的違規記錄,正常行駛。
  然而,從10月下旬開始,曹女士陸續收到多條違章短信通知,都是因為在三環線內行駛被處罰的。曹女士到市環保局查詢後發現,她的車牌號碼根本沒有登記。改裝公司給出的答覆是因為相關領導更換,原先的方案作廢了。“這家改裝公司是環保局官網公示的,我們當然相信他說的每一句承諾。如果說政策變了,為什麼不能及時地告知?”曹女士說。
  ■問政現場
  “這反映出我們的政務公開過程中非常嚴重的問題,工作人員不負責任。”武漢市政府秘書長郭勝偉說。關於黃標車的相關規定出台的時候,環保局的工作人員應該做好解釋服務,不僅是公佈有關文件,同時要做好說明。此外,還應嚴格審核和挑選中介公司的服務資質。
  跑了十多趟 還是交不了
  醫保繳費比生孩子還難?
  ■短片回放
  家住武昌的彭先生,2013年9月為剛出生3個月的孫子辦理了醫保。可到了2014年1月,孫子的醫保就不能報銷了。居委會告訴他,到3月可以繳納社保,3月份他又去,回答是電腦在升級交不了。此後,從8月到11月,彭先生在武昌區社保處和社區之間來回跑了不下十次,可每次得到的都是同一個答案——系統在升級。“生個娃十個月都生下來了,你升個級這麼難,比生娃還難些?”彭先生想不通。
  多次無功而返,他只好求助市長專線,市治庸問責督察組來到中山橋社區瞭解情況。社區工作人員表示,彭先生的孫子屬於續繳保費,一般只能在每年規定的時間繳納。
  現場,督察組看到一份由武漢市人社局和地稅局在2014年11月14日共同簽發的通知,通知解釋了本次居民醫保繳費延緩的真實原因,但下發的時間,距離正常繳費開始的時間已過去了兩個半月。
  ■問政現場
  對於連等三個月辦不了醫保繳費,武漢市人力資源和社會保障局局長劉志輝感到很痛心很自責。劉志輝說,通常情況下,每年醫保繳費在9-12月份,工作人員有告知的義務。
  行風評論員盛國平問,如果市民未及時繳費的,有無補救辦法。劉志輝說,對於新生兒以及外地打工回來參保等人員,均有特殊的補救繳費辦法。
  ■專家點評
  武漢市社科院黃紅雲研究員表示,社保第一次在電視問政中提起,這是一種理念的提升。她建議社保局的服務更細緻一些,做到提前告知、主動告知、長期告知。而對於老百姓來說,也需要提高主動知情的意識。
  申報材料漂亮就能獲得補貼?
  業內人士揭專項資金使用漏洞
  ■短片回放
  武漢市針對高科技企業、創新型企業和小微企業出台了一系列財政補貼政策。但是,市財政局對其使用情況卻無從掌控。
  東湖高新區生物醫葯產業園某企業負責人爆料稱,這裡面漏洞很多。“就拿我們做藥的來說,有的項目在國外基本被淘汰了,或者說只是一個概念,二十年都未必能臨床使用。但是,只要申報材料做得漂亮,基本上都能拿到財政補貼。有的企業完全是按照申報要求做材料,企業沒做什麼實事,補助資金卻拿了五六項。”
  此外,一些財政專項補貼發放標準也令人費解。比如,列入“青桐計劃”大學生創業企業租房補貼名單的企業有幾百家,補助額度從每年300元到1萬元不等,對於正在迅速壯大的企業來說,這筆錢不夠用。對於沒有市場前景的企業來說,這筆錢可有可無。而在武漢市科技局官網上,資金的執行和使用情況顯示信息為零!
  ■問政現場
  專項資金的使用和執行問題,應不應該公開?“應該公開。”武漢市政府秘書長郭勝偉肯定地說。他坦陳,現在專項資金只公開到哪個企業在使用專項資金。接下來,在具體的項目上,特別是專業性比較強的,還要對專業人士公開。“專項資金的管理確實問題很多。”武漢市委常委、市政府常務副市長賈耀斌說。要堵塞漏洞,根本途徑就是信息公開。賈耀斌介紹,改革正在進行,比如引入競爭性的分配辦法,壓縮資金分配的自由裁量權,引進專項資金的評估制度和建立退出制度等,相信專項資金的使用效益會提高。
  ■專家點評
  中南財經政法大學教授 劉可風
  政務信息公開不完整,更具有隱蔽性,看起來像公開了,實際並沒真正公開。財政專項資金的去處我們知道,怎麼用的?用得對不對?我們不知道,這實質就成為一種隱瞞,滋生浪費和腐敗。要向老百姓公開政務信息,特別是財政支出的全過程的全部信息,還政於民,工作人員才不敢懈怠。
  區政府機關路牌不清
  辦事百姓“找不著北”
  ■
  短片回放
  79歲的李昌授老人家住武昌區民主路,近日,他對家附近的一塊指示路牌很有意見。
  這塊牌子上只標明瞭“武昌區政府胭脂路辦公區”,然後打了一個箭頭。但這個辦公區實際並不在胭脂路上,而在與之平行相隔50米的荊南街。
  李昌授說,有一次一個中年婦女要找食品醫葯監督局,問了好多人都說這個地方沒有。最後她找到省委那邊去了。李昌授多次碰到來辦事卻找不到機關的市民。
  督察員發現,這個辦公區大門口也沒有註明什麼機關在裡面辦公。而路標顯示的胭脂路和這個辦公區沒有任何關係。“對老百姓不負責任,跟老百姓捉迷藏。這老百姓到哪裡去找啊!”李昌授說。
  ■問政現場
  武漢市政府秘書長郭勝偉說,路牌、政府部門的工作地點、電話,都是政務信息公開的內容。短片中的路牌信息不准確,沒有反映政府機關具體的信息。不准確就會誤導我們的老百姓,就會讓老百姓跑斷腿。“這是典型的好事沒辦好。”武漢市委常委、市政府常務副市長賈耀斌說,這反映出一些工作人員在服務群眾的過程中沒上心、沒用心。他提出,請武昌區抓緊整改,當事人要吸取教訓,區里也要舉一反三。
  記者觀察
  每天三人受傷怪司機?
  武漢市公交集團公司董事長陳幼林說,據不完全統計,武漢市平均每天有3人乘坐公交車受傷,乘客為此付出的醫療費用,每年上千萬元。
  昨日問政,陳幼林多次提到這是司機的職業素養不夠。如此密集的“受傷”,真的只怪司機?
  何為“問政”?問的是政府,而不是司機,問的是制度管理,而不是如何操作方向盤。保證公交運營質量,責任不能全壓在司機身上,“以罰代管”是典型的粗放式管理,懶政思維。
  (原標題:企業揭財政補貼貓膩)
創作者介紹

沙巴

km34kmhnfm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